• 文章

    31
  • 經驗

    350
  • 訪客

    1164
景點:
449

閱讀次數

群主:中學的時候學習劉白羽的長江三峽,總有很多地方不按照明白,現在大了,看見了三峽圖片,就配合起來,這是從重慶順江而下的圖片,大家按照順序來看,這些畫都是千古絕唱,再也不可再現,因為大壩淹水了。

在信中,我這樣敘說:"這一天,我象在一支雄偉而瑰麗的交響樂中飛翔。我在海洋上遠航過,我在天空上飛行過,但在我們的母親河流長江上,第一次,為這樣一種大自然的威力所吸攝了。”

朦朧中聽見廣播到奉節。停泊時天已微明。起來看了一下,峰巒剛剛從黑夜中顯露出一片灰濛濛的輪廓。啟碇續行,我到休息室堥荂A只見前邊兩面懸崖絕壁,中間一條狹狹的江面,已進入瞿塘峽了。江隨壁轉,前面天空上露出一片金色陽光,象橫著一條金帶,其餘天空各處還是雲海茫茫。瞿塘峽口上,為三峽最險處,杜甫《夔州歌》雲:"白帝高為三峽鎮,瞿塘險過百牢關。"古時歌謠說:"艷滪大如馬,瞿塘不可下;艷滪大如猴,瞿塘不可遊;艷滪大如龜,瞿塘不可回;艷滪大如象,瞿塘不可上。"這艷滪堆指的是一堆黑色巨礁。它對準峽口。萬水奔騰一衝進峽口,便直奔巨礁而來。你可想像得到那真是雷霆萬鈞,船如離弦之箭,稍差分厘,便撞得個粉碎。現在,這巨礁,早已炸掉。不過,瞿塘峽中,激流澎湃,濤如雷鳴,江面形成無數遊渦,船從漩渦中衝過,只聽得一片嘩啦啦的水聲。過了八公里的瞿塘峽,烏沉沉的雲霧,突然隱去,峽頂上一道藍天,浮著幾小片金色浮雲,一注陽光象閃電樣落在左邊峭壁上。右面峰頂上一片白雲象白銀片樣發亮了,但陽光還沒有降臨。這時,遠遠前方,無數層巒疊嶂之上,迷蒙雲霧之中,忽然出現一團紅霧,你看,繹紫色的山峰,襯托著這一團霧,真美極了。就象那深谷之中向上反射出紅色寶石的閃光,令人仿佛進入了神話境界。這時,你朝江流上望去,也是色彩繽紛:兩面巨岩,倒影如墨;中間曲曲折忻,卻象有一條閃光的道路,上面蕩著細碎的波光;近處山巒,則碧綠如翡翠。時間一分鐘一分鐘過去,前面那團紅霧更紅更亮了。船越駛越近,漸漸看清有一高峰亭亭筆立於紅霧之中,漸漸看清那紅霧原來是千萬道強烈的陽光。八點二十分,我們來到這一片晴朗的金黃色朝陽之中。

抬頭望處,已到巫山。上面陽光垂照下來,下面濃霧滾涌上去,雲蒸霞蔚,頗為壯觀。剛從遠處看到那個筆直的山峰,就站在巫峽口上,山如斧削,雋秀炯挪,人們告訴我這就是巫山十二峰的第一峰,它仿佛在招呼上游來的客人說:"你看,這就是巫山巫峽了。""江津"號緊貼山腳,進入峽口。紅通通的陽光恰在此時射進玻璃廳中,照在我的臉上。峽中,強烈的陽光與乳白色雲霧交織一處,數步之隔,這邊是陽光,那邊是雲霧,真是神妙莫測。幾隻木船從下游上來,帆篷給陽光照的象透明的白色羽翼,山峽卻越來越狹,前面兩山對峙,看去連一扇大門那麼寬也沒有,而門外,完全是白霧。

八點五十分,滿船人,都在仰頭觀望。我也跑到甲板上來,看到萬仞高峰之巔,有一細石聳立如一人對江而望,那就是充滿神奇縹緲傳說的美女峰了。據說一個漁人在江中打魚,突遇狂風暴雨,船覆滅頂,他的妻子抱了小孩從峰頂眺望,盼他回來,一天一天,一月一月,他終未回來,而她卻依然不顧晨昏,不顧風雨,站在那兒等候著他至今還在那兒等著呢!……

如果說瞿塘峽象一道閘門,那麼巫峽簡直象江上一條迂迴曲折的畫廊。船隨山勢左一彎,右一轉,每一曲,每一折,都向你展開一幅絕好的風景畫。兩岸山勢奇絕,連綿不斷,巫山十二峰,各峰有各峰的姿態,人們給它們以很高的美的評價和命名,顯然使我們的江山增加了詩意,而詩意又是變化無窮的。突然是深灰色石岩從高空直垂而下浸入江心,令人想到一個巨大的驚嘆號;突然是綠茸茸草坂,象一支充滿幽情的樂曲;特別好看的是懸岩上那一堆堆給秋霜染得紅艷艷的野草,簡直像是滿山杜鵑了,峽急江陡,江面佈滿大大小小漩渦,船隻能緩緩行進,象一個在叢山峻嶺之間慢步前行的旅人。但這正好使遠方來的人,有充裕時間欣賞這莽莽蒼蒼、浩浩蕩蕩長江上大自然的壯美。蒼鷹在高峽上盤旋,江濤追隨著山巒激蕩,山影雲影,日光水光,交織成一片。

十點,江面漸趨廣闊,急流穩渡,穿過了巫峽。十點十五分至巴東,已入湖北境。十點半到牛口,江浪洶湧,把船推在浪頭上,搖擺著前進。江流剛奔出巫峽,還沒來得及喘息,卻又衝入第三峽西陵峽了。

西陵峽比較寬闊,但是江流至此變得特別兇惡,處處是急流,處處是險灘。船一下象流星隨著怒濤衝去,一下又繞著險灘迂迴浮進。最著名的三個險灘是:泄灘、青灘和崆嶺灘。初下泄灘,你看著那萬馬奔騰的江水會突然感到江水簡直是在旋轉不前,一千個、一萬個漩渦,使得"江津"號劇烈震動起來。這一節江流雖險,卻流傳著無數優美的傳說。十一點十五分到姊歸。據袁崧《宜都山川記》載:姊歸是屈原故鄉,是楚子熊繹建國之地。後來屈原被流放到汨羅江,死在那堙C民間流傳著:屈大夫死日,有人在汨羅江畔,看見他峨冠博帶,美髯白皙,騎一匹白馬飄然而去。又傳說:屈原死後,被一大魚馱回姊歸,終於從流放之地回歸楚國。這一切初聽起來過於神奇怪誕,卻正反映了人民對屈原的無限懷念之情。

秭歸正面有一大片鐵青色礁石,森然聳立江面,經過很長一段急流繞過泄灘。在最急峻的地方,"江津"號用盡全副精力,戰抖著,震顫著前進。急流剛剛滾過,看見前面有一奇峰突起,江身沿著這山峰右面駛去,山峰左面卻又出現一道河流,原來這就是王昭君誕生地香溪,它一下就令人記起杜甫的詩:"群山萬壑赴荊門,生長明妃尚有村。"我們遙望了一下香溪,船便沿著山峰進入一道無比險峻的長峽兵書寶劍峽。這兒完全是一條窄巷,我到船頭上,仰頭上望,只見黃石碧岩,高與天齊,再駛行一段就到了青灘。江面陡然下降,波濤洶湧,浪花四濺,當你還沒來得及仔細觀看,船已象箭一樣迅速飛下,巨浪為船頭劈開,旋卷著,合在一起,一下又激蕩開去。江水象滾沸了一樣,到處是泡沫,到處是浪花。船上的同志指著岩上一片鄉鎮告我:"長江航船上很多領航人都出生在這兒……每只木船要想渡過青灘,都得請這兒的人引領過去。"這時我正注視著一隻逆流而上的木船,看起這青灘的聲勢十分嚇人,但人從洶湧浪濤中掌握了一條前進途徑,也就戰勝了大自然了。

中午,我們來到了崆嶺灘眼前,長江上的人都知道:"泄灘青灘不算灘,崆嶺才是鬼門關。"可見其凶險了。眼看一片灰色石礁佈滿水面,"江津"號卻拋錨停泊了。原來崆嶺灘一條狹窄航道只能過一隻船,這時有一隻江輪正在上行,我們只好等下來。誰知竟等了那麼久,可見那上行的船隻是如何小心翼翼了。當我們駛下崆嶺灘時,果然是一片亂石林立,我們簡直不象在浩蕩的長江上,而是在蒼莽的叢林中找尋小徑跋涉前進了。

 (1960年)

選自<<長江三日>>




1、從重慶坐船

這是按照重慶沿三峽走下來的
天門碼頭坐船




2,出重慶










船到了涪陵

















豐都鬼城
















忠縣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何其芳 老家

萬縣












雲陽

















奉節











瞿塘峽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巴東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西陵峽






















秭歸,屈原誕生在秭歸。秭歸是楚國最初建國的地方
















中堡島-三峽工程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葛洲壩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歡迎瀏覽我的其他博文:
參觀----南京總統府-多圖
天氣預報:北京動物園
上海系列:周莊-小吃
酒店 江西井岡山之行